我当导游这些年——特殊体质小导游的奇妙经历故事_莲蓬鬼话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09日
       南北旅行是真的。 里面的故事纯属虚构。 希望大家不要执着于真假……我不是专业作家, 希望大家开心。 我叫宋程, 26岁的年轻导游, 不, 我应该是个“阴阳眼”的帅气导游。 10岁那年, 因为父母工作太忙, 我伤心地送走了陪伴我三年的北京公交车。 那天晚上和他们大吵一架后, 我离家出走。 我生气地走了不到十分钟。 雷声大作, 银色的雷霆如同怒龙一般, 贯穿天空。 刹那间, 一场大雨倾盆而下。 当时, 我没有逃跑, 任由雨水洗去我的不满和委屈, 在雨中放声大哭。 泪水和雨水已经模糊了我的双眼。 只见一个白衣男子撑着伞, 在雨中缓步走来。 他身穿古装, 身穿白色绸缎长袍。 回首过去, 他看起来就像造物主的手艺一样完美。 他很年轻。 在他的外表下, 眉眼深邃如星辰, 气质非凡。 当我走近时, 他将伞架在我头顶, 我看到他的领口和袖口上, 金银线与深蓝色图腾般的图案交织在一起。 一连串的雨水, 仿佛隔绝了他, 从未在他的衬衫上沾过一滴水。 在这个时代, 突然出现了一个古人, 但我并不害怕。 或许我当时的思绪乱成一团, 又或许是看到他的时候, 有一种久违的熟悉感。 他带我到屋顶避雨, 周围还飘着淡淡的香味。 而这股香味, 是来自眼前的人。 后来才知道是檀香。 檀香是一种非常令人愉快的气味, 但很难感知其香味的来源。 它像佛仙一样神秘。 而对于这个“神仙”, 小时候, 外婆家旁边有个大水池。 水又绿又深。 有一天, 我和小伙伴在河边玩耍时, 不小心掉进了水池里。 周围的小伙伴们吓得赶紧逃走, 可就在我在水里挣扎, 快要失去知觉的时候, 有一股力量把我扶了起来,

让我轻而易举地抓住了离我很远的岸边, 我绝望了。 他爬上去, 在岸边大口喘气的时候, 呼吸的是眼前人的气味。 对于眼前这个“仙人”, 我有很多话要问, 但最后我只说了一句话:“谢谢……谢谢……” 在雨夜撑着伞。 看着他消失的背影, 我听到一个女人的叹息声。 不知过了多久, 父母才发现我坐在屋檐下, 我高烧回去两天后, 就有了传说中的“阴阳眼”, 后来才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阴阳眼”。 ——杨眼”, 真是给我带来了无尽的苦恼。 但是我爸妈根本不相信我, 他们只是以为我在胡说八道, 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告诉妈妈, 你身后站着一个和尚, 所以我让一个和尚帮我挡住我的眼睛。 . 还记得老和尚笑着摸着我的头说:“你是天眼的业障, 有些事是偶然的, 我只能掩饰一时, 真正的决定权在施主自己。 " 我仍然不明白他的意思, 但随着年龄的增长, 我可以再次看到或感知一些人们无法理解的“好朋友”。 回去找这位高僧帮我掩护时, 听说他已经圆寂多年了。 那一刻, 我的心里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痛。 从那以后, 我就喜欢独自开车, 翻越长长的山路, 来到这座寺庙听僧人念经。 现在是春夏时节, 我静静地坐在禅寺南窗下, 微风吹过院子里的海棠树, 沙沙作响。 望着远处连绵起伏的群山, 花香和檀香萦绕在我身边, 此刻我决定慢慢地告诉你我的奇遇, 这个万千娑婆的世界既虚幻又真实, 你我都是尘世。 我路过, 别执着……在老和尚阻止我的特殊体质之前, 我总会看到各种奇怪的东西。 例如, 我看到一位拄着拐杖的老太太穿过我阳台的墙壁。 我在上海总能看到像许文强这样的黑衣人, 戴着黑帽子, 喜欢站在角落里。 一些面容难以形容或身体残疾的“朋友”在街上游荡。 你会经常看到一些神奇的生物, 比如银黑色条纹的双头蛇、空中飞舞的金鸟、投掷拳头大小光球的两只狐狸……还有中华文明的图腾:龙。 我出生在山东济南, 一座由数百个天然泉水组成的泉水之城。 我从小就喜欢跟着父亲去泉水打水。 咕咚咕咚泉水冒出来的时候, 爸爸总是把空水瓶装满给我喝。 把泡了很久的大西瓜拿出来, 更别说解暑了。 除了这座城市的春天文化, 我们的母亲河“黄河”也必须经过这里。
        黄河发源于青藏高原, 自西向东流经青海、四川、甘肃、宁夏、内蒙古、陕西、山西、河南、山东九省。 沿途携带大量泥沙, 暗流不断, 水生生物多样。 体型也大得吓人, 钓上百斤鱼的情况并不少见。
        自古以来关于黄河的传说有很多, 比如河泊救人、鲤鱼跃龙门、黄河巨龟、黄河蛟龙等。
       我的第一个故事与黄河有关。 济南的夏天很热。 我和我的朋友喜欢在泉水和水库中游泳以保持凉爽, 但只有黄河。 老人一再告诫我们不要去, 因为黄河每年都有很多溺水的人。 一旦溺水, 有的可以找到, 有的再也找不到了。 那天, 我和表哥多金在外婆家吃完晚饭。 我们无事可做。 我们骑着摩托车去了黄河, 找了个水坝坐下来胡说八道。 当我们在谈论一个岛国著名女演员的废话时, 我的表弟他的手抚摸着我的背, 但我不在乎。 过了一会, 我又摸了摸我的脖子, 对朵瑾说道:“你怎么老是摸我呢?你想我和你表哥的事, 你不怎么想。” 结果, 他用鄙夷的目光看着我。 他看了我一眼:“我没碰过你, 你觉得很美。” 我看到盘腿, 双手专注地挖着脚。 我突然感到一阵寒意, 他在我的左边, 触感显然是从我的右边来的。 所以我他紧张地向右看, 什么也没发现。 那是一片森林, 在昏暗的夜色中, 这些树的形状显得格外诡异。 于是我呆呆的盯着河水, “你为什么要打我的后脑勺?” 多晋莫名其妙的说道。 我突然意识到不对劲,

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
        我看到在我们身后大约十米处, 一个小男孩奇怪地冲我笑了笑。 他脸色苍白, 赤着脚, 头发垂在肩上。 它看起来赤身裸体, 湿漉漉的, 分明是一个溺水的鬼魂。 我抓了一大把金子就跑了, 他大概觉得不一样, 所以也没多问我。 直到我们跑到街上看到路灯, 我们才停下来。 他颤抖着说:“你看到了吗?” 我点了点头,

但我们不敢再回去骑自行车, 所以我们打车回家了。 那天晚上很多靳人发烧了, 那天晚上我没睡好。 我又在梦里梦见了那个小男孩。 他哭着要我帮助他。 第二天, 叔叔带我去找摩托车。 我看到停放的树林和地上散落着失踪人员通知。 我一看, 原来是我昨晚看到的那个小男孩, 大概10岁左右溺水了。 他的家人想要找到他的尸体。 (注:求告示在城市并不少见。一般都是找健忘的老人或走失的孩子。在黄河边, 你会发现挂在电线杆或树上的尸体告示,

通常是溺水的人, 家人在寻找 因为我和叔叔一起回了外婆家, 而我的表弟, 多金, 还在发烧, 一直在发呆。我觉得他的发烧和这个溺水的鬼有关。想起那个哭泣的小男孩 在梦里, 我决定去帮助他们。所以昨晚我死在了黄河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