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华人寿高度依赖银保渠道 退保压力大正调整业务结构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9日
       北京报道, 有望成为A股市场第六家保险公司的国华人寿公布了2019年年度成绩单。 2019年, 国华人寿实现总保费539.72亿元, 同比下降5.98%; 实现净利润22.16亿元, 同比增长7.82%, 连续六年实现盈利。 不过, 记者注意到, 虽然以银保渠道起家的国华人寿正在优化业务结构, 但公司的银保渠道占比仍然很高。
        2019年银保渠道保费收入354.55亿元, 同比增长8.64%, 占原保费的94.35%。 一位寿险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如果保险公司银保渠道占比过多, 说明其代理渠道基本没有发展, 渠道过于单一,

不具备自身获客能力和条件。 佣金费用也会很高, 因为依靠银行渠道, 每卖出一份保单, 就需要向银行返还一定的中间佣金, 这样它的利润就会受到压力。 , , 如果保障产品占比小, 也会面临到期支付的资金压力。” 据数据显示, 银保渠道占比超过90%, 国华人寿成立于2007年, 至今已运营13年, 成立初期, 国华人寿的主要保费收入来自分红养老保险。 2008年至2013年, 其保险业务收入分别为8.92亿元、37.96亿元、39.19亿元、31.39亿元、31.74亿元、23.24亿元。在此期间, 除保费收入连续数年负增长外 年, 国华人寿的投资收益并不理想, 2011年至2013年, 国华人寿净利润分别亏损3.96亿元、3.43亿元、3.53亿元, 三年累计亏损超过10亿元。 直到2013年, 国华人寿似乎找到了一条出路, 依靠万能险和投连险实现保费规模的快速增长。2013年到2016年, 国华人寿原保费收入分别为23.24亿元、41.32亿元、236.67亿元、265.87亿元。
        在此期间, 其万能险分别占规模保费的78%、77.6%和85.7%。 2016年, 随着中短期幸存产品监管力度加大, 国华人寿万能险和投连险占比也快速下降至46%。 在保费规模迅速扩大的情况下, 国华人寿2014年实现盈利, 投资收益良好。 2014年至2016年, 净利润分别为14.26亿元、16.48亿元和16.53亿元。 2016年下半年以来, 保险回归一直是行业的主旋律。
        行业万能险增速明显放缓, 国华人寿原有保费收入和净利润开始大幅波动。 2017年至2019年, 国华人寿原保费收入分别为461.32亿元、345.25亿元和3.76亿元。9600万元; 净利润分别为27.33亿元、20.55亿元和22.16亿元。 另一方面,

银保渠道一直是国华人寿业务发展最重要的渠道, 保险公司在培育代理人方面劳动密集、成本高、见效慢。 成立之初的国华人寿, 正赶上银保渠道发展的契机。 2008年, 保费收入只有几亿元的国华人寿, 借助银保渠道的拓宽, 2009年保费收入飙升至几十亿元。2010年, 由于银保新规 2011年禁止保险公司进驻银行分行及银保新规, 银保渠道减少, 公司保费收入锐减。 2011年至2013年, 由于银行保险公司的崛起, 非银行保险公司的银保渠道空间进一步压缩。 2014年和2015年, 国华人寿在银保渠道追赶中短期理财产品, 保费收入再次实现快速增长。 2015年至2019年, 国华人寿银保渠道保费收入占原保费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4.36%、92.24%、95.11%、94.53%、94.35%。 国华人寿相关负责人也告诉本报记者:“公司坚定看好银保渠道未来发展趋势。银行作为金融业的基础, 在满足客户多元化资产配置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目前, 我司已与十几家主流银行建立了全面深入的合作关系, 为公司未来的业务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退保大正的压力正在进行业务结构优化, 上述寿险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银保渠道相对稳定, 但在银保渠道卖得好的产品大多是短线和短线。 中期产品, 因为满足银行客户的购买需求, 一般情况下要携带一定的投资收益产品, 比如年金险、万能险、分红险、投连险等具有一定投资收益的产品 投资收益更受银行客户青睐, 但重疾险销售难度更大。但如果银保渠道产品没有持续新增客户, 到期收益将面临压力。” 他给记者举了个例子:“比如我有100个客户, 今年到期需要退100万保费, 这个时候没有新的保费收入, 所以我需要把原来的保费从保费中提取出来。” 投资方, 返还给客户。但是, 这个时候, 如果投资收益没有达到一定的预期,

或者投资周期比较长, 那就很麻烦了。尤其是今年前两个月, 很多 银行网点关闭, 银保渠道业务将受到很大影响。” 这一说法属实, 由于前期销售的理财险迎来集中退保, 导致国华人寿近年来退保和到期给付压力不小。 2016年至2018年, 公司退保资金分别为62.08亿元、217.31亿元、228.52亿元。 不过,

2019年其退保缴费压力有所缓解, 但仍不低, 为72.09亿元。 作为保险公司现金流动性的重要指标, 偿付能力一直是监管的重点。 国华偿债能力指标较上年有所上升, 但仍处于较低水平。 2019年, 国华人寿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31.43%; 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39.02%。 对此, 国华人寿相关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 2019年, 我公司持续优化业务结构, 债务久期不断改善, 退保金同比下降68.45%。 相关数据显示, 2019年国华人寿新单保费预计153.16亿元, 同比增长3倍以上, 占比提升至32.09%; 累计新增缴交保费126.48亿元, 同比增加。
        287.30%, 占比提高到26.50%。 同时, 利率的下降和客户留存率的提高也对退保率的下降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同时, 在现金流风险管控方面, 公司按照监管要求设计了一套科学的管理机制, 确保未来现金流持续稳定。 事实上, 国华人寿这两年确实在优化业务结构。 “近年来, 公司不断推进互联网渠道业务的发展, 个人代理业务的创新发展是对现有渠道结构的优化。” 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 2019年,

国华人寿“加强线上销售, 减电销售”。 中保协数据显示, 国华人寿2019年互联网寿险保费379.8亿元, 位居行业第一; 寿险售电保费下降71%。 降幅也列行业之首。 另一方面, 通过两三年的持续调整, 2019年国华人寿银保渠道实现期交保费119.94亿元, 同比增长352.8%, 其中长期定期缴款新增保费 产品103.64亿元, 同比增长超过800%, 优化效果显现。 上述国华人寿相关负责人表示, “通过不断探索, 公司已逐步形成以银保为主、互联网渠道为特色、其他渠道为辅的渠道格局。” 此外, 偿付能力作为保险公司现金流动性的重要指标, 一直是监管的重点。 国华人寿的偿付能力指数较上年有所上升, 但仍处于较低水平。 2019年, 国华人寿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31.43%; 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39.02%。 它想建立自己的养老社区并进入医疗保健行业。 随着健康养老服务业的兴起和保险产业服务链的延伸, 多家保险公司正向养老服务全链条渗透, 成为养老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投资力量, 形成多元化养老服务 “健康+医疗”的服务模式。 国华人寿也不例外。 近年来, 它在医疗保健领域也动作频频。 2018年11月, 国华人寿新成立子公司海南国华健康医疗有限公司, 经营范围包括医疗养老服务、房地产开发销售、养老地产开发等; 投资合伙, 经营范围包括医疗产业投资、项目投资; 2019年11月, 二级子公司成都国元成立华旅居医疗保健有限公司。上述三家公司只是涵盖了养老社区需要的房地产、物业服务、医疗、养老服务等关键要素。 据媒体报道, 2019年, 国华人寿董事长刘益谦一行莅临第一人寿, 考察当地医疗保健行业。 根据国华人寿初步规划, 未来将通过自建养老社区、收购改造中心城区医疗机构等多种模式, 适度进军医疗健康产业。 2019年11月, 国华人寿与群业咨询公司签订服务协议, 为国华人寿的大健康产业项目定位和投资策略提供专业的咨询服务, 指导大健康产业的战略布局。 但如今, 保险和医疗领域的进入者众多, 其中包括中国人寿、泰康保险、中国太平洋保险、阳光人寿等大型保险公司。 2019年以来, 北京人寿、同方环球人寿、爱心人寿、招商人和人寿、君康人寿相继宣布涉足医疗行业。 国华人寿要分一杯羹, 绝非易事。 某大型保险集团负责养老社区运营的相关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大部分保险公司对养老社区的投资都在100亿甚至1000亿。对于进入这个行业的人来说, 本质核心因素是资本 养老社区的实力可以支撑养老社区前期的资本支出, 另外, 领导班子的任期也要考虑,

因为养老社区的投资周期长 , 而且从开发到入住一般需要6到8年, 要想实现完全收支平衡, 需要20年以上, 不仅如此, 随着房地产资产价格的上涨, 拿地太贵了 建设大型养老社区。” “以前5亿元建设养老社区, 现在可能要101亿元, 导致养老床位收费越来越高, 支付能力与建设和运营成本不匹配 老年床。” 另一位业内人士也告诉记者。 天猫集团完成对国华人寿的并购后, 刘益谦在朋友圈表达了自己的心声:“我在天猫19年, 也很努力, 现在变了脸, 努力成为 第六家上市保险公司。” 备受关注的是, 擅长“投资”的刘益谦, 能否再用20年耐心等待养老社区实现收支完全平衡? 针对本报记者就国华人寿布局大健康产业的策略及盈利预期等提问, 公司未作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