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音乐中疼痛与梦想(转载)

发布时间:2022年09月04日
       \\音乐中的痛与梦 多年前的杨宪平乡村婚礼在记忆中变成了白色——冬日的阳光一如既往, 灰暗的灯光照亮了中午的村庄, 鹅卵石河滩, 喧闹的小巷, 还有许多孩子正在追着载着新娘的车。曲子一直在顽强地演奏着, 穿过许多青石屋顶, 看似枯萎的树木神秘地挥之不去。第一次听到, 以前不知道, 世界上有这么美妙的声音——一下子穿透了我14岁的耳膜和我的心。我不知道音乐在说什么, 甚至不知道它的名字。但是当它进入我耳朵的那一刻, 我喜欢并喜欢这首曲子。两年后的一个晚上, 我特意买了一台录音机和一盘《梁祝》的磁带, 送给了我暗恋的人。她不理解——或者理解曲调, 不理解我的野心。当她还给我的时候, 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被乌云笼罩, 狂风呼啸, 片刻之后, 东山大雨的蹄声和蹄声落在了我的额头上。学校简陋的房子虽然铺满了茂盛的胡桃叶, 但夜色并没有阻挡雨滴的吹拂和渗透。闪电之后的雷鸣, 似乎是一种对内心的追求和震撼。拿着她归来的录音机和磁带, 我站在原地发呆, 看着她胖乎乎的身影一步步消失在初三的教室里。让我羞愧至今的, 是她连回头都没看我一眼——那种坚决, 让我一直心疼。转身的时候, 我发现我的身体软化了, 就像一堆刚刚复活的泥巴。我站在校园的一个角落, 大雨打在屋顶、树叶、石头和泥土上。许久, 我打开录音机, 突然在《梁祝》中泪流满面。那个时候, 就算有人看到了, 也不会有人知道我在哭。一段乐曲的声响是一种加强和催促, 不得不感谢, 《梁祝》在那个时候告诉了我什么是难忘, 我心痛不已。录音机在雨停之前就坏了。我看了一眼, 走到一侧的高墙上, 用力一扔。我一直有一个原则:付出的一定要回来——从拍到决定的那一刻起, 它的本质和权利就不再属于自己。就像爱一样, 给予和拥有, 甚至欺骗和背叛, 都不应该有平等的交换和计算。多年后, 这对新婚夫妇的脸上已经布满了皱纹。时间的刀刃, 在他们的身体和生活上, 屡次留下伤痕。我也从无知的少年变成了少年。多年来, 我一直爱着、听着、感动着这首叫做《梁祝》的作品。表面的柔软, 内心的慈悲,

彻头彻尾的绝望和无望的梦想——悲剧之光, 是可以进入、触及、切开灵魂的。我什至偏执地认为:在爱情中, 只有那些崇拜、渴望和制造悲剧的人才是高尚的人, 是彻底的人, 是真爱的人。还要提一下:在我暗恋失败的那一年, 在某人村子后面的废弃羊圈里发现了两具赤裸的拥抱着的尸体。尸体——因为雷声, 四肢直立, 盖不住棺材的盖子, 他们的家人用主人的斧头砍掉了死者的手脚——更残忍的是, 两人试图他们最好在死前团结起来。一具尸体居然装在两具棺材里, 埋在自己的墓地里。这种残酷的狭隘和对爱情的冷漠和践踏, 已经成为我多年无法忘记的根本原因。直到今天我很遗憾的是, 我为什么不去看看他们是怎么死的?这种残酷的遗憾就像一种心脏病, 它在漆黑的夜里反复发作, 当我冥想、回忆、爱和疼痛时, 它的刀刃直刺我的灵魂和心脏。巧合的是, 村里的一个单身汉买了一个外地女孩——激烈的反抗在半夜惊醒了整个村庄——哭喊的防御是多么的薄弱。这样持续了一个多月后, 光棍的破屋里响起了“梁祝”的声音。声音在漆黑的夜里像一个谜一样蔓延开来。就连坐在太阳底下聊天的老人, 也忍不住对彼此说了这句话。这首歌带来的压抑和悲伤。一年后, 这首歌戛然而止, 最初的抗拒变成了愉悦的呻吟。校内几位老师表示, 没想到一个不认识三个大字的单身汉, 竟然会用《梁祝》的真情, 去体谅一个不爱自己的人。这个故事真的是天方夜谭, 但真实的情况是:在乎的一个晚上, 单身汉绑住了女孩的手脚, 以强奸的方式完成了对另一个人的占有和征服。 “梁祝”只是掩盖他声音的遮羞布。存在回到家, 我曾经在街上碰到那个单身汉——不, 应该是两个孩子的父亲, 一个陌生女孩的丈夫, 后来成为他的妻子。起初, 他的成功让我觉得他慢吞吞、沾沾自喜、令人厌恶。让他没想到的是, 这个女孩子成为他的妻子后, 竟然显得温柔乖巧。性的占有在这里显得如此完整和荒谬, 内心和良知的收缩和逃避, 自由和真情让我看到了情感的另一面——爱。这张脸的发现让我很多时候看到了自己的另一面——一种既是救赎又是惩罚的强大的肉体欲望。 24岁那年, 在沙漠中, 在戈壁中, 在我孤独的身躯和心灵中, 日日夜夜, 无数次感受到它势不可挡、澎湃澎湃的力量。很多时候, 在《梁祝》或者梦中的爱情里, 我被莫名的感动, 独自落泪, 暗暗下定决心, 对着阳光直射, 默默地背诵表达自己的想法和愿望。而到了晚上, 身体的洪流势不可挡, 汹涌澎湃, 理智的堤坝往往会在瞬间崩塌。然后是火焰在血液、肌肉和骨骼中燃烧的声音, 灼热的毁灭和杀戮, 残酷的战争和残酷的梦想谋杀。终于有一天, 我有了女朋友。
       第二次见面, 我带她去听《梁祝》。我们沉浸在音乐、真情和悲剧之中, 泪流满面。而在不受控制的亲吻中, 身体的欲望盛行——我总觉得那是一种极其糟糕的尴尬和压抑, 是我自己的挑衅和自我篡改。
       虽然有一个天堂变成了现实, 身与心的融合让我多次感受到人性本能的真与美。但与我儿时的幻想——真爱可以没有身体——相比, 我感到很惭愧。事实上,

很多的抗拒和拒绝都已经变得苍白, 无数次的重复让我体会到了人类的任性, 以及自我和本能的不可抗拒。多年后, 从今往后回首——容貌与内心异常麻木, 自救自沉,

一次次起落,

其间是人生的日子,

或钝或软, 日复一日。掠过的事情在脑海中历历在目, 每每想起, 都会有一阵阵痛或后悔, 还有自己那些轻浮无耻的回忆——像虫子一样咬人。当我一个人的时候, 我无数次地感到自负——而且很多时候, 它充满了渴望, 真实的捕捉和遗忘, 其中的色彩和味道一次又一次地让我发疯。很多时候, 当我打开CD的时候, “梁祝”的声音已经变成了对自己的一种净化、消除和排斥。
        30年——生命在成长和变老,

繁荣和消逝。老村子还是老样子——2000年, 我回到老家, 一个密友从四川买了一个女人, 不到一年, 她就生下了一个孩子。如果是这样, 有什么理由轻视和谴责?而不幸的是, 他们的孩子被窒息而死——不知道是他们两个中的哪一个, 没想到, 他以3000元的价格卖掉了和他一起生活了一年多的四川姑娘。其他人们。我在街上看到了他——我转过脸去, 然后他去了我们家, 我在远处看到了他, 从房子后面的山坡上翻了上去。还有一件事让我感动。在一个家庭里, 丈夫被压伤致残, 妻子当了一天20年。虽然作弊——那也是她喜欢的人。每次出门, “良珠”就在耳边, 火车上, 飞机上, 空中, 地上, 眼泪不知不觉流下来, 有人看到, 没人看到, 我不想知道.我只是愿意倾听, 在它的氛围中找到一个具体的、生动的、真实的梦, 让灵魂和心灵在痛苦的想象、记忆和虚假的建构中闪耀出温暖的光芒——而事实上, 这个梦不可能是被任何人捍卫, 它转瞬即逝, 不朽而漫长, 瞬间和永恒似乎只是一次又一次地重复, 只有一个人接近另一个人, 侵略, 厌倦和遗忘——过去, 现在和未来, 如果你有曾经或正在经历, 在漆黑的夜里, 我想知道:谁会为你擦干眼泪?转眼又是天亮了, 我又打开了《梁祝》, 只觉得悲哀至极。这时, 东方的微光渐渐亮了起来, 十多年来每天面对的沙漠和戈壁, 再次让我们看到了它的真面目。目前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