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案件(第二章)_莲蓬鬼话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29日
       寒夜即将过去, 暖暖的春风将吹拂华夏大地, 但古语有云——黎明前的黑暗最冷! 1978年, 秦歌刚从警校毕业, 被分配到一个叫蓝田的小县警局。 蓝田县不大, 是一个10万多人口的小县城, 位于山东省。 秦歌当时不过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 气血旺盛, 气势磅礴。
        他在警校学习了很多年。 , 毫不犹豫, 拿起行李, 踏上了公交车! 蓝田派出所还有另外两个人, 和秦歌一起被分配到, 一个是张建军, 一个是王爱国, 但是秦歌因为身材的关系, 取了个外号, 胖子和竹竿! 他们三人在警校的同一个宿舍里。 再加上当时的人憨厚老实, 两人欣然接受了这个亲切的绰号。 最后, 他们三人都成了老虎, 他们没有叫他们真名。 绰号! “这是我报答祖国的地方!” 胖子看着眼前破败不堪的大院, 得意洋洋的夸了一句。 时光荏苒, 三人来到蓝田派出所已经三天了, 秦歌也渐渐适应了这里的生活! 酒, 桌上什么都没有, 只有一小袋蚕豆, 但他们三个还在喝! “真他妈无聊!我们是国家和党的高度重视的资深刑侦人员, 居然让我们整天给那些罪犯送饭, 真是埋没人才啊!” 装满啤酒! “得了吧!我觉得是你太胖了, 被导演误认为饭桶, 我和小哥都不好意思说!” 投诉! “放屁, 我不胖, 我很壮!” 胖子怒道:“猴子, 我看你是羡慕你的胖子, 我有这么壮的身材!” 天啊, 我们还是先做些苦力吧, 就当做考验吧, 快点吃饭吧, 十一点了, 晚点关灯!” 秦歌一挥手, 拦住了两人。 斗嘴。 ......在派出所的深处, 有一排戒备森严的砖房。 这是监狱。 建国以来, 蓝田县是个小县城, 人口少, 所以派出所和监狱是合建的。 . 这监狱虽然不大, 但因为天劫, 里面的犯人多半都是重罪之徒! 正是因为这里的犯人都是罪大恶极、罪大恶极的犯人, 所以这里的牢房都是分开的, 每个牢房不超过20平方米, 除了一张床和一张桌子, 其余的都没什么。 牢狱深处, 一扇铁门印入眼帘, 透过铁门的缝隙, 可以看到一个身穿囚服, 脸上带着狰狞伤疤的大汉正厚着脸皮睡着了! 突然, 咕噜声停止了, 黑暗中的红光刹那间, 大汉无声无息的起身, 悄悄来到了牢房门口。 仔细观察后, 他悄悄回到了床上, 但这一次他没有上床, 而是钻到了床底下。 只见他的身体扭动了一下, 再次出来的时候, 手上出现了一个人头, 但是这个人头不是眼睛, 他的鼻子也不是鼻子。 只要是正常人, 就可以看出是个假人头。 大汉看了看手中的脑袋,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他看起来像个鬼。 他用手和脚把头放在枕头上, 然后找了几块破布塞进被子里。 大汉走出牢门, 满意地看了一眼昏迷中的自己, 再次爬到床底下, 但这一次他的身体一扭一扭, 整个人都钻到了床底下。
        镜头拉了进来, 光滑的水泥地板上出现了一个直径二十多厘米的洞, 大汉已经消失在床底下。 时间慢慢地流逝, 一个拿着警棍的小警察打着哈欠, 在监狱里让路了。 当他经过监狱深处的牢房时, 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躺在床上, 再也没有了。 注意力更加集中, 他转身朝着监狱大门走去。 …… 第二天一大早, 秦歌三人照常开始送餐! “乐乐乐~”胖子拿着一根警棍, 不时在铁门上敲了几下, 怒吼道:“吃吃吃!都该死的胖子叫醒我!” 秦歌提了一个桶来煮玉米粥, 在每个牢房门外的铁锅里放了一勺, 竹竿也提着一个桶, 然后在铁锅里放了一根筷子和酸菜块, 扔了两个馒头。 三人配合得非常好,

戏拍的很顺利, 不过真的像喂猪一样! “砰砰~” “刘少华, 你到底在干什么, 太阳晒着你的屁股, 你还在睡觉, 我想你不会不想。我们吃早餐吧, 给胖子叫醒我~ ” 一声急促的撞击声响起, 紧接着是胖子的骂声! “胖子, 你能不能把你妈妈的声音小点儿, 我的耳膜好痛!” 朱剑儿捂着耳朵, 不耐烦的说道。 就在这时, 秦歌来到胖子身边, 拍了拍他的肩膀, 问道:“怎么了, 胖子!” “小哥, 你是不是觉得这个刘少华傻啊!大热天, 居然把自己盖了这么多, 严严实实。” 胖子敲了两下铁门, 开玩笑的说道。 秦歌看到牢房微微蹙眉, 只见房间里的刘少华全身被褥盖住, 依旧侧睡着, 从秦歌的角度来看, 只能看到自己的后脑勺! “嘭嘭嘭~” “喂~我答应过你的刘少华, 用鼻子戳你的脸, 好, 那你躺下, 今天的饭别吃!” 胖子见刘少华还躺在那里, 不由有些着急。 秦歌看着再怎么吵都睡得很熟的刘少华, 脸色顿时一变, 转身大喝道:“杆子, 去拿这间牢房的钥匙, 有情况!” 受过教育的警察素质提高了, 但朱干儿一句话也没说,

就直奔监狱大门! “怎么了, 小哥, 我惊呆了是的, 我也怕吓到你这个胖子! ” 胖子正要往前走, 被秦歌的吼声吓了一跳, 抱怨道。 “胖子, 你还没见过, 这么大的天, 一个活生生的大人怎么能遮得这么多?” 严格! ”秦歌脸色狰狞, 凝重的看着房间里还在熟睡的“刘少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