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最后的城堡》13章_红袖天涯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14日
       第13章 半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苏靖宇今天要去美国读书了。 苏靖娴和她的父亲苏冠中一起带着靖宇去了沙市码头, 苏靖宇上了船。 苏冠中看着自己即将离开千里之外, 到异国他乡读书的儿子。 他以为自己已经六十岁了。
        在这些战火纷飞的岁月里, 谁知道他以后还能不能再见到自己的儿子? 悲伤涌上心头, 我忍不住滚下两行老泪。 看到父亲难过的样子, 苏景娴也有些哽咽, 但还是强忍着泪水安慰父亲道:“爸, 别难过, 哥哥在美国留学几年了, 他完成学业后会回来的。” 苏冠中用手帕擦了擦眼泪, 说道:“我怕在这动荡的岁月里, 我再也见不到对方了。” 是的, 在那动荡的岁月里, 每个人都处于恐慌状态。 谁能保证他们将来会被豁免? 战争的灾难怎么办? 苏靖宇去美国读书不是几年, 而是十七年。 直到1955年, 作为生物遗传学专家的苏靖宇, 拿着美国密歇根州生物研究所的最新研究报告, 趁机去欧洲讲学, 克服重重障碍, 才回国。 独自的。 来到祖国, 就来为新共和国献身。 那时, 他的父亲苏冠中和继母吴氏早已去世。 海外的优厚待遇, 舒适的生活环境, 也抵挡不住新共和国对苏靖宇的诱惑。 “把你的聪明才智奉献给你的祖国。” 这就是苏靖宇想要回国的原动力。 但回国后的现实并不是他在国外想象的那样。 回国后, 苏靖宇被安置在中国科学院生物研究所。 苏靖宇看着简陋的科研仪器。 他遇到了麻烦。 这些设备可以用来研究世界上最新的生物遗传学课题吗? 他找到了所长, 向他提议修改现有的设备, 增加世界上最先进的设备, 并说用这些简陋的设备不可能研究世界级的遗传学。 所长姓马, 八路干部。 解放后, 他在苏联学习了两年。 可以说, 他是一个“本地”和“洋”结合的干部。 可能是因为马主任留在了苏联, 也可能是因为当时苏联是“老大哥”。 马主任偏爱所有留在苏联的人,

因为他们都一起去过革命圣地。 他们受过共产主义思想的洗礼; 而那些从西方国家留学归来的人则被斥责资产阶级思想已经渗透到他们的血液中, 除非他们换血, 否则很难与无产阶级工农结合起来。 面对苏靖宇的建议,

马主任说:“我们现在的设备有点落后, 但设备并不是决定成败的关键因素, 决定因素是人, 而不是物。我们没有靠小米和 步枪在战争年代武装到了牙齿。国民党八百万军队……” 苏靖宇听不下去了, 焦急地说:“那是战争, 这是科学研究, 完全是两回事。 无关紧要。” 马主任对苏静很认真。于说:“不管是战争还是科学研究, 都是以人为本, 只要把人的积极因素调动起来, 什么困难都可以克服。从事科学研究的人应该多学习唯物辩证法!如果我们 用唯物辩证法来指导我们的科学研究, 我们一定会取得成果。” 马主任打开手提包, 拿出一本《辩证唯物主义》。 我把《思维方式》这本书递给苏靖宇, 一本正经地说道:“老苏, 你有时间好好读一读, 这本书对你的专业研究和世界观的转变都会有很大的启发。” 面对马苏靖宇, 导演的话, 书递了过去,

哭笑不得。 两年过去了,

苏靖宇的研究项目毫无进展, 几乎所有的时间都被没完没了的会议和学习所占据。 苏靖宇这才觉得自己回国的想法是多么的天真, 行动是多么的固执。 1957年春天, 一场“引蛇出洞”的政治阴谋正在中共领导人心中酝酿。 帮助中共整风工作的文件分发到基层单位。 帮助党的领导纠正作风。 一群“傻瓜”知识分子真诚地、不公正地向共产党投降了自己的心。 苏靖宇也是这群“傻子”中的一员, 而苏靖宇的妹妹苏靖娴也在这群“傻子”之中, 这也是几个月后苏靖宇才发现的。 记得在那个单位的整改组会上, 苏靖宇是第一个发言的, 这与她之前开会不说话的习惯相反。
        他说的主要是:在自然科学的研究中不要使用政治术语和政治概念, 因为它们必须属于两个完全不同的领域。 同时, 他还谈到了西方国家自然科学研究部门的专家负责制。 苏靖宇的发言立马得到了马主任的称赞, 说苏靖宇敢跟党沟通, 把心里的话毫无保留地说了出来, 值得表扬。 然而, 不到一个月, 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这是为什么? 两个月后, 苏靖宇莫名其妙地变成了“攻击党的右派”。 从那以后, 每一天都是层出不穷的告白、反思、家庭出身、历史背景、海外关系。 今年年底, 苏靖宇和研究所里的十几名“右派”被派往山西某山区农场督促劳改。 离开的前一天, 苏靖宇去了姐姐苏靖娴工作的单位, 一机工业部去和姐姐道别。 苏靖宇回国后, 这是她第二次见到姐姐。 我们第一次见面, 是在国庆七周年的一次聚会上, 一次偶然的机会。 那个时候, 看到弟弟蹦蹦跳跳的样子, 苏景娴很开心。 可苏靖宇差点认不出她的妹妹。 十多年后, 她的妹妹从少女变成了干部装扮的少妇。 他留着短发, 身着列宁装, 看上去又飒又英气。 会后, 苏景瑜跟着景娴到她家看看。, 吃过晚饭了。 我遇到了一位工业部长的姐夫和侄女。 姐夫看上去比苏靖宇年纪大, 不善言辞, 神色凝重。 吃饭的时候, 苏景娴问弟弟:“怎么不见我嫂子?” 苏靖宇道:“你嫂子是西方人, 怕是不习惯现在的生活。再说了, 我这次回国也经历了不少风波, 才来的。” 从欧洲回来, 所以我只是把你嫂子和三个小妾留在了瑞士, 免得不方便回来, 等以后局势稳定, 我去接你嫂子—— 法律。” 走在路上, 苏靖宇这次遇到了姐姐和姐夫,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 他们都是国家干部。 我的事情会牵连到他们, 影响他们的未来吗? 苏靖宇怀着愧疚和不安的心情来到一机工业部, 询问接待室苏靖贤在不在。 老门房道:“哎, 你找苏主任是吧?右翼, 他又跟郝部长离婚, 上个月带着女儿回湖北老家了, 唉!这人怎么可能是好干部 突然变成‘右派’?真是让人费解。”苏景瑜一听也傻了, 妹妹怎么变成了“右派”? 她是十多年的老布尔什维克! 这一刻, 苏靖宇真后悔在国外没有听从妻子温妮的劝告。 想起温妮, 她已经有半年没有给她写信了。 她应该尽快给她写信, 告诉她我现在的情况, 让她想办法。 来中国接我。 温妮是外国公民, 共产党不会这样对待她。 一个月后, 温妮从瑞士飞到北京, 亲自前往大使馆寻找中国政府当局。 北京机场, 飞机起飞, 苏靖宇泪眼婆娑地望着下面美丽的山野, 心里默默的说:再见了, 我亲爱的祖国! 恐怕这辈子再也无法踏上这片土地了。
        这发生在十多年后。 一开始, 无论是苏靖宇、苏冠中还是苏景贤, 拥有如此拳心, 然后顺利留学回国, 还是苏冠中或苏景贤, 谁都没有预料到未来。 就这样结束了。 但当时, 苏冠中预言, 码头上的告别, 可能是对儿子的最后一次告别, 却出乎意料。 船扬帆起航, 苏冠中父女站在码头上, 看着载着苏靖宇的船渐渐远去, 才离开码头。 父女俩刚走到河堤上, 就看到刘铁宝拉着一辆满头大汗的空车。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好的纸条递给苏敬贤, 说道:“没有, 我只是听别人说的, 据说日军已经攻占汉口, 很多富豪正准备逃往四川。 。” 苏冠中惊讶地问道:“是真的吗?你听谁说的?” “苏少爷, 你还不信,

流落街头的人都是这么说的。” 刘铁宝焦急的说道。 苏景贤打开刘铁宝递过来的纸条, 是李少祥写的。 他通知苏景贤, 目前形势急转直下, 他将在梅菜巷13号开会, 传达省委的指示。 苏景贤看着想到刘铁宝说的可能不是谣言, 她建议父亲先回家准备, 近期能在家卖的东西卖掉, 能被托人带走的, 就带走。 发生事故的情况。
        吩咐完父亲, 她便赶往梅彩巷开会。 第十四章